这个年轻人出现了之后张不凡忽然难之前的淡定

“找直升机?这一点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吧?”那边笑呵呵的说道:“我可是记得你当初带着十二架直升机强闯秦家大院呢,那时候的风光可是无人能及啊。
 
    “远水解不了近渴!”听着对方的嘲讽,苏锐无奈的说道:“我现在要去翠松山,涉及到江湖中的事情,国安也不可能帮我这个忙!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能帮我?”
 
    “那得看你能拿出什么让我心动的条件。”那边的声音很淡,似乎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戏谑之意。
 
    是的,就是戏谑,至少在比埃尔霍夫听起来是这样的。
 
    “对了,我还得强调一下,我什么都不缺,所以你能拿出来的条件最好走心一点。”
 
    “这都是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跟我谈条件!”苏锐着急上火的说道:“我是要去救人的,晚了黄花菜都凉了!”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公私分明,拿出条件来,不然一切免谈。”
 
    “那好,我用所有的茅台原浆来当条件,你看怎么样?”苏锐咬牙切齿的说道。
 
    茅台原浆?
 
    是的,他现在就是把电话打给了苏无限!
 
    在他看来,这个大哥可实在是太不靠谱了,在这种关键时刻还要敲他一笔!
 
    “成交。”苏无限干脆利落的说道:“十分钟后,会有直升机到达你的所在位置。”
 
    是的,如果现在临时调集直升机的话,官方的飞机肯定是来不及的,只有从民间来搞了,可这样的话,苏锐最先想到的就是苏无限——找这位大哥来帮忙,或许是最有效率的事情了。
 
    如果他都完不成,那么其他人更指望不上了。
 
    虽然这里已经地处祖国南方,距离首都已经非常的遥远,但是苏锐相信,苏无限要办成这件事情,绝对没有太大的问题!
 
    比埃尔霍夫问了一句:“这是谁啊,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要知道,他们现在的位置挺偏的,直升机就算是再快,从那边打出电话联系,再到直升机起飞,十分钟的时间都不一定够,更别提还要赶到这边了!
 
    “他说能办到,就一定能办到。”苏锐并没有正面回答比埃尔霍夫的问题,而是淡淡的说道。
 
    他和苏无限之间虽然一直都挺不对付的,但是对于这个便宜大哥,苏锐可一直都有着迷之信任——苏锐不认为这世界上有苏无限办不成的事情,虽然他也不知道这种自信源自于何方。
 
    “好吧,我拭目以待。”比埃尔霍夫既然这样说,说明他的心里面对此事是非常不信任的,就算是他在自己的地盘上,都无法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如此高效率的把直升机给找来。
 
    可是,让比埃尔霍夫失望了,在第九分钟的时候,天空之上传来了直升机的螺旋桨之声!
 
    苏锐立刻开门下车!
 
    揉了揉眼睛,收起了惊愕的目光,比埃尔霍夫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螺旋桨掀起了狂风,直升机开始缓缓降落了。
 
    “一……二……三……”比埃尔霍夫的数学瞬间便倒退回了小学生水平!
 
    短短的十分钟之内,竟然调集来了三架直升机!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得多大的能量,才能把事情完成的如此漂亮?
 
    在震惊之余,比埃尔霍夫又在暗暗的提醒自己,提醒自己不要轻易触碰华夏的这一潭深水。
 
    所有的汽车都被扔在原地,两分钟后,三架直升机再次腾空而起了!
 
    经过了这次的事情,苏锐对苏无限的势力感受的更加深刻了。
 
    即便这里是祖国的南方,苏无限也仍旧可以一个电话办到这许多人一辈子都办不到的事情,这样的能量,让苏锐都为之咋舌。
 
    和苏无限相比,他真的差了太远太远。
 
    坐在直升机上面,苏锐又给军师打了个电话。
 
    “军师,我正在往翠松山赶过去,十分钟就能到。”苏锐说道。
 
    “夜莺现在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军师的语气似乎很平静。
 
    说话的时候,他抬起头看了看远处的后山,看了看那片白色的院落。
 
    “好的,如果事态脱离了控制,那么就立刻把夜莺给抢出来,然后迅速撤走。”苏锐眯了眯眼睛。
 
    他现在并不想和翠松山发生大规模的正面冲突,不过,以他的能力和胆色,并不会惧怕这样的冲突的。
 
    上了直升机,速度比起之前的确快了很多,十分钟之后,苏锐便看到了翠松山的主殿。
 
    而此时,站在主殿前面的张不凡,同样看到了夜空中的直升机,那灯光如此的惹眼,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在这一刻,那徒弟发现,张不凡的目光已经在瞬间便阴沉了下来!
 
    这种时候出现直升机,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就算用脚趾头想,张不凡都能想到是谁来了!
 
    苏锐!
 
    除了他,再没有别人了!
 
    不知道为何,在意识到这个年轻人出现了之后,张不凡忽然难以保持之前的淡定了他那实力突破后的淡然心境也开始出现了一丝丝的波动。
 
    螺旋桨的声音在夜色之下传出了老远,夜莺同样听到了。
 
    她本能的一抬头,心中涌现出了一线喜悦,很显然,这是援兵来到了!
 
    可就在这一抬头的工夫,一个翠松山弟子用棍子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胸口,夜莺格挡不及,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差点摔倒在地。
 
    这么一延误,夜莺便受了内伤,几个人又前来围攻她。
 
    金泰铢和黄梓曜都已经帮夜莺分担了一部分的压力,见到了这种情况,两人又分别抽身前来支援。
 
    在把夜莺身前的几个弟子给踹飞之后,黄梓曜一把拉起了她:“我大哥已经来了,我们马上就能顺利离开这里!”
 
    夜莺的嘴角已经流出了一丝鲜血,她对黄梓曜重重的点了点头:“谢谢你们!”
 
    “想走,没有那么容易!”
 
    就在这时候,一道冷喝声响了起来!
 
    这出声之人的功力很强,声音虽然是从几十米开外传来,但即便传到此地,还能把人给震的耳朵生疼!
 
    听到这声音,夜莺那本来因为剧烈奔跑而变得通红的俏脸,瞬间失去了一半的血色!
 
    金泰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犹豫,右手猛然一扬,五道白芒便纷纷的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爆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