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夫人喊一国领袖达令的时候浑身的鸡皮疙瘩

就如周大师在秋夜中所写的那句:“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刘浪极度怀疑,那是周大师为了像后世某些网络作者一样为了凑齐两千字一章随意一加,而不是文学家们分析的那样,那是体现了大师高洁傲岸的品德和安贫乐道的情操。
 
    反正没人知道,题完字的刘浪就进去喝酒吃肉了,也根本不会预料他那笔鸡爪子扒过一般的字会在八十年后拍卖出了两百万的天价。
 
    要是早知道,刘浪早就在家先写上个一千幅留给儿子姑娘们了,绝对是没事儿就以写字为乐,那玩意儿能致富好不好。
 
 第518章 被小洋妞儿缠上了
 
    第二天一大早,穿上便装的刘浪都还没走出驻地的大门,就被孙无法给拦下来了。
 
    虽然刘浪武力值为独立团第一,放眼全国也少有人能敌,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现在的刺杀早已脱离了冷兵器时代,都是背后放冷枪的。
 
    一仗打得日本人丢盔卸甲狼狈不堪的刘浪早已是日本人眼中的眼中钉肉中刺,甭说独立团的几位高层已经商讨过,只要刘浪要出驻地大门,必须有四名荷枪实弹的卫兵跟随,就是北方军事委员会第一人何长官哪边儿也专门派人来提醒过,让刘浪小心日本人的报复。
 
    日本人,在中国的北方可是有不少间谍暗探的存在,这一点儿身为如今北方第一人的何上将比谁都清楚。可北平鱼龙混杂人员复杂,就算知道,他也只能是徒呼奈何无法完全清除。
 
    刘浪也很无奈,说老实话,他并不怕那些躲于暗处的小鬼子的刺杀,只要被目光锁定,以他超人的战斗本能就会察觉,相反他还想见识见识日本这个时代所谓的忍者高手。在未来八十年后,他仅有的遇见过的日本忍者除了劈出的第一刀还能称得上惊艳以外,其余的都是渣。
 
    可是,他无法拒绝孙无法的要求,因为刘浪知道属下们的心思。现在的他们都是依附于他存在的,如果他出了事儿,来任何一个长官,低级的尉官们还好说,校级军官以上的,绝对都是被清洗的存在,不是调往其他部队就是挪挪位置到一个清闲岗位上呆着。
 
    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在华夏几乎都已经是所有上位者掌握权力的第一选择。
 
    可他今天要去见的人,实在不适宜一帮人荷枪实弹的去拜访。
 
    干脆,刘浪命令孙无法和几个警卫排士兵也都换了便装,也没带长枪,全部带上盒子炮藏在腰间,除了孙无法非要跟在他身边以外,其余四名战士都跟在一百米以外。
 
    刚捯饬完这一切,走出驻地大门没多远,迎面就碰到了小洋妞儿和黑大个泰森向这边走来。
 
    远远的看见刘浪,小洋妞儿加快脚步就朝刘浪这边走来,刘浪虽然心里暗暗叫了声苦,但也只能堆起和煦的笑脸迎了上去。
 
    自从纪小妞儿当着数百人的面秀恩爱宣布主权了之后,刘浪就知道,保守传统的纪小妞儿这是在给他无言的警告。腿长胸大外加热情洋溢的小洋妞儿给所有女人的威胁都是巨大的,尤其是她喜欢把那个亲爱的挂嘴上的时候。
 
    “嗨,亲爱的刘,好久不见。”小洋妞儿颇为字正腔圆的问候遥遥传来。
 
    该死的,又来了。刘浪一边暗叹,一边只能继续堆着笑脸也问候道:“嗨,劳拉女士,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我来找你的啊!”小洋妞儿倒是不见外,径直说明自己的来意。
 
    “找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刘浪公事公办的语气很明显。
 
    “那倒没有,我只是想来找你陪我逛逛你们中国这个古代都城,听说已经有了上千年历史,真是太棒了。”小洋妞儿根本听不出刘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画外音,自顾自地说道。
 
    刘浪一阵牙疼,这小洋妞儿是非得让自己还没到手的醋坛子打翻是吧!刘浪敢肯定,警卫排这几个士兵中绝对有纪小妞儿的眼线,要知道,身为野战医院一把手的纪中校在独立团的威望可不是建立在他刘浪这个大团长身上,而是建立在人家关键时刻能救命的权威上,更何况纪中校手下还掌握着一批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小护士,试问独立团上上下下谁敢轻易得罪纪院长呢?
 
    恐怕用不了一个小时,这小洋妞儿专程来找自己逛大街的消息就传到纪小妞儿耳朵里了吧!
 
    “可是,今天我不能陪你了,我需要去拜访一个很重要的客人。”刘浪摇摇头,拒绝到。
 
    “那我能陪你一起去吗?在这座城市,我一个朋友也没有,亲爱的刘,你可是我的好朋友。”小洋妞儿听刘浪如此一说,脸上的喜悦瞬间变得可怜兮兮。
 
    “范公子呢?我想他应该很乐意陪劳拉小姐了解这座古城的。”刘浪想起了范子冉,自从进城,刘浪就再也没见过这位油头粉面却有几分爱国心的大少了。
 
    “他啊!天天忙着招募你带回来的平民进他的工厂工作呢!再说了,我欣赏的可是你这样的正直无私的军人,而不是他那种充满了金钱欲望的资本商人。”小洋妞儿摇摇头,很直接的回答道。
 
    “咳咳,好吧!那我希望我拜访我这位师长的时候,你尽量少用亲爱的来称呼我,我这位师长是很传统的中国人。”刘浪只能选择用立刻同意来堵住小洋妞儿的嘴,天知道她还会说一些很真实,却让民国人很容易浮想联翩的话出来。
 
    “那您的意思是说,只允许在私下场合我称呼您亲爱的?比如只有你我?”小洋妞儿调皮的笑道,蔚蓝色的眼波里闪过一丝狡黠。
 
    “NO,NO,中西文化的差异是很巨大的。”刘浪连忙摇头。公众场合喊已经快要死了,私下场合喊,那就几乎和喊“达令”差不多了。
 
    反正刘浪记得自己以前看连续剧的时候,每当听到一国夫人喊一国领袖“达令”的时候,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能起好几层,那恩爱秀的,太夸张了。
 
    从骨子里,无论是前世还是这一世,刘浪都还是个很传统的中国人。
 
    虽然多了个拖油瓶令人平添了些烦恼,但刘浪还是不得不承认,有了一个褪去强国傲慢充满着异域风情还有几分文化的外国妞儿,的确比带着孙无法这个大男人要有趣一点,或者不仅仅只是一点。
 
    泰森和孙无法一直跟在两人身后,时刻不忘自己的工作,警惕的望着周围的一切。
 
    “是因为时光的侵蚀吗?那真是太遗憾了。”做为一个考古专业的博士,劳拉眼中充满了遗憾。
 
    “不,不是因为时光,而是人祸。”刘浪目光变得幽冷,“三十三年前,以美日英法德俄意匈为首的八国联军侵入了这座美丽的古城,他们享用着属于胜利者的果实,肆意破坏着他们所能看到的一切你认为的美丽文明。。。。。。”
 
    “对不起。”劳拉显然也是知道这个历史的,神色中带着几分歉意说道。
 
    “呵呵,没什么对不起,战败只能吞食苦果,一个连自己国都都无法守护的皇权自然会受到惩罚,所以他被推翻了,昏庸无能的统治者下台了。这条定律适用于所有朝代。”刘浪冷然一笑。
 
    “那你选择成为军人和日本人作战,也是因为这吗?”
 
    “是,也不全是,还有他们。”刘浪目光扫过路上虽然穿着不算华美却悠然而过的民众,掷地有声,“侵略者们会发现,我中华民族每经历一次苦难,就会在苦难中涅槃重生,总有一天,我中国,会屹立在这片美丽的天空下,再无人能轻易去欺辱。”
 
    说完,刘浪便抬步朝前走去。
 
    小洋妞儿看着刘浪的背影逐渐消失在古老的城门洞中,蔚蓝色的眼波中闪过一丝迷茫。
 
    这个狡猾如狐却又霸气无双的男人,说的话有点儿像吹牛,但是,她却有种他说的迟早会成真的感觉。
 
    这个孱弱而神秘的东方民族,真的会像他说的一样,变得强大无比吗?
 
    或许会吧!因为“吹牛”的东方上校,很强,强的不仅让人迷茫,甚至可以说,有那么一丝丝迷醉。
 
 第519章 初进华清园
 
    无论东西方,都崇拜强者,但东方文化更宽大包容,而西方则更喜欢光芒万丈。
 
    如果非要用什么东西来比喻,那东方文化就像是长江黄河,奔腾不息却最终归于一处平静而缓和,西方文化更像他们的阿尔卑斯山一样锋刃万丈睥睨众生。
 
    换句话说,小洋妞儿这种西方姑娘更喜欢个人英雄色彩极浓的人,而刘浪,貌似正是这一类。
 
    已经逐渐沉迷的小洋妞儿犹不自知,追上刘浪问东问西一副好奇宝宝模样,刘浪呢也只能好为人师给小洋妞儿讲讲北平这座古老的都城,以刘浪肚子里的那点儿文化糊弄别人不行,但糊弄一个小洋妞儿也还是不成问题的,哪怕她是什么考古学博士。这个时期的中国,并不足以让西方人有多重视。
 
    不过刘浪并没发现曾经像只喜欢炸毛的小野猫一样的小洋妞儿逐渐温顺了许多,就算看出来了,刘浪也只会往自己学究天人把美国哈佛大博士都震傻了这方面想。
 
    刘浪可不会把小洋妞儿和自己往什么男女之情方面扯,现在的美国虽然还在经济危机中,但相比于中国,还是相当于一个上市公司和街边卖红薯的差距,更何况小洋妞儿还是强国中大公司的嫡系,那里会看得上一个穷国的男人?
 
    他之所以担忧纪雁雪,仅仅只是因为小洋妞儿的西方式表达方式太火辣,怕纪小妞儿吃干醋而已。